第五八五章:丑小鸭

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大地磁场紊乱,偶尔飘现出妖冶的极光,犹如丝丝缕缕的彩带,天地的原力被意志激发,光怪陆离的能量,在四周闪烁。

    一种无比压抑而又惊悸的气息在天空大地弥漫。

    沙漠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只有阵阵的风声吹拂。

    附近一只沙漠蜥蜴,肚子翻白,躺在沙地上,一动不动,已被生生骇死。

    当陈守义修炼时,一直在体内沉寂的能量和气息,顿时犹如休眠的火山爆发而出,那堪比半神的可怕气息,让四周生命绝迹。

    如果说常人的各项属性为10的话。

    20.1的属性,相当于常人的六十倍。

    不是一项。

    而是力量,敏捷、体力、智力、意志、感知都是常人的六十倍。

    在常人眼中一秒的时间,在他感官中就像足足过去了一分钟。

    而他每秒全力输出的能量,则是常人的3600倍,事实上这只是考虑纯粹的物理力量,若是加上意志和体内参与的能量,数值还要更高。

    贝壳女看了一眼不远处,光影模糊的好巨人。

    她丝毫没受到气势的影响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对所有威压气势都是免疫,害怕只是因为这往往代表着危险的信号,不过当这些信号确定是好巨人所发,她自然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,继续低头舔了会。

    随即又抬头再看,心中闷闷不乐的想道:

    “好巨人变的好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体内源源不断的能量支撑着,陈守义连续修炼了二十多分钟,才停了下来,浑身布满血汗和盐花,他身体一软,本能的漂浮起来,这才没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查看下属性面板。

    力量:20.2

    敏捷:20.1

    体质:20.2

    智力:20.1

    感知:20.1

    意志:20.1

    能量积累:11.73

    信仰值:463.5

    “力量和体质竟各自提升了0.1点……”他脸色浮现出一丝喜色

    “效果太强了,这简直是修炼圣物啊!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陈守义心中凝重起来,若有所思:“这强大神力到底有多强?”

    自二十年前那次空间通道初现时那次入侵。

    强大神力的蛮神,便再没出现过地球。

    如今入侵地球的基本都是微弱神力、弱等神力,最强的估计也就中等神力。

    其他地区不知道,在欧亚大陆,光明之神已算是最强大的一位,或许那位在南亚的秩序之神也是。

    但强大神力陈守义相信绝对一个也无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站在塔姆世界金字塔顶端的神明,强大神明肯定数量少的可怜,再加上二十年前死了几位,数量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但绝不会一个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之所以还没入侵地球,陈守义猜测恐怕还在观望,迟疑。

    一旦亲自下场……

    陈守义都有些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上次面对耗尽神力的光明之神,他都赢得侥幸,险死还生,若是对上强大神力,恐怕一只手指都能把他碾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足足休息了十几分钟,极限修炼所带来的伤势依然没有多少好转。

    这让以前享受过自然之愈强大效果的陈守义,有些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中级自愈效果实在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打开属性面板。

    把四百点信仰值加上自愈上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随着热流褪去。

    中级自愈20%的进度,一举就提升到60%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依然足足等了三个小时,一身伤势才彻底的好转。

    “必须先尽快把自愈能力提升到高级甚至是超级,不然修炼都没法好好修炼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陈守义在车库放好自行车,发现坐垫有些歪了。

    随着实力越来越强,他的体重也在变得越来越重,如今都已快接近三百公斤,这辆花了三千五百块钱新买的载重自行车,显然有些不堪他屁股的蹂躏。

    “恢复!”

    陈守义意志凝聚,无形的力量弥漫。

    坐垫缓缓回正复原,不仅如此,整辆车都变得焕然一新,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他心中略微得意。

    这辆估计能用的久一点。

    “学长!”

    他走到门口,发现宋婷婷也在。

    她穿着咖啡色碎花连衣裙,露出两条修长的白腿,看着陈守义显得有些拘谨和怯意。

    很长时间没见,学长已变得有些陌生,变得令人敬畏。

    他已成为屠神的英雄,脚踩祥云,如神一样站在云端。

    听她父亲说,就算省高官在他面前,也只能好言好语,丝毫不敢得罪这位。

    不过唯一没变的是。

    还是这么帅。

    而且变得更帅了,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。

    陈守义看了她一眼,没敢多看,收回目光,笑着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不是,我意思是,你怎么有空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阿姨叫我来的!”宋婷婷怯生生道,以前的什么激灵劲都没了。

    这时陈母从厨房出来,把菜放到桌上道:“怎么了,是我让她过来吃饭的,你想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没,我就随口一说。”陈守义连忙道。

    他哪有什么意见啊。

    他对宋婷婷也蛮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“婷婷别怕啊,别看报纸说的玄乎,什么屠神啊,什么传奇强者,阿姨想收拾他,还是照样收拾他!”陈母安慰宋婷婷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陈星月“噗”的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一句话,实在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个王者,直到遇到他妈。

    陈守义不由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厨房的陈大伟把围巾接下,也端着一盆汤出来了,笑呵呵说道:“别拘束啊,就当自己家一样,等晚了也别怕,就让守义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叔叔阿姨,我没拘束!”宋婷婷连忙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过晚饭。

    陈守义推出自行车。

    宋婷婷坐到后座,小心翼翼捏着陈守义的衣角,生怕陈守义误解自己是有心机的人,红着脸小声解释道:

    “我本来没想来的,我经过阿姨的店,阿姨看到我,就把我叫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见外干什么,我们不是朋友吗,还是像以前一样就好,你还请我吃过很多东西呢!”陈守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宋婷婷第一次笑了,眼睛笑成月牙,过了好一会:“还想吃吗?”

    “下次吧,店都关门了!”陈守义说道。

    吃过晚上,天色就已快暗了下来,马上就要宵禁了,这时候根本就没有店铺开门。

    宋婷婷“哦”了一声,气氛便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路过别墅区的大门。

    她注意到,站岗的士兵连忙远远的敬礼,一脸敬畏而又恭敬。

    学长早已不是当初武者了,而是自己无法想象的大人物了,而高贵的王子。

    而她只是一个一直做着白日梦的丑小鸭。

    她眼睛一红,

    泪水无声从脸庞滑落。

    。m.
香港挂牌全完整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