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千六百三十七 洞穿

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“哼,区区三足冰晶蟾,又岂会是我玄翼蝠王的对手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冲霄宗的天才,果然是见多识广,那在潜龙大陆和腾龙大陆,都少有人能认出的三足冰晶蟾,他只是看过一眼,便是认出了其来历底细。

    不过江景玉对自己的玄翼蝠王无疑更加自信,就算是剧毒奈何不得云笑,至少这脉灵本体作战,一定能收到让自己满意的效果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的一刻,却是又让江景玉惊得差点直接跳了起来,哪怕他乃是冲霄宗数一数二的天才,对于三足冰蟾也有过了解,但却完全不了解云笑的这只三足冰晶蟾脉灵。

    自当初从符毒那里夺过三足冰晶蟾脉灵之后,云笑就一直在用自己左臂的冰寒祖脉之力,温养着自己这只唯一的脉灵。

    其他人类修者,想要让自己的脉灵进化到更高的层次,那就得不断猎杀相同品种的脉灵,而且实力还要比原来的脉灵为高,这才能达到提升脉灵品阶的目的。

    但云笑不一样,如果说前世的龙霄战神,还需要用传统方法提升脉灵品阶的话,那转世重生之后的他,已经是发现了一些更加奏效,也更加简单的方法。

    那就是他身上那一条冰寒祖脉,这条冰寒祖脉本身也是能提升的逆天祖脉,其内的冰寒之力,对于三足冰晶蟾的品阶提升,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因此到得云笑这里,对于脉灵品阶的提升,也就有了第二种方法,甚至整个九龙大陆之上,恐怕也只有他才能做到这一点了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,云笑并没有寻到其他的三足冰晶蟾,但是他这只唯一的脉灵,却已经成长到了天阶高级的地步,丝毫不比那玄翼蝠王弱。

    甚至三足冰晶蟾那种特殊的寒毒,受过云笑冰寒祖脉加持的力量,也根本不是所谓的蝠毒所能比的,因此这一次交击的结果,早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咔!咔!咔!

    只见在三足冰晶蟾和玄翼蝠王交击在一起的时候,一抹极致的冰寒之力从三足冰晶蟾口中喷吐而出,紧接着就响起一连串的冰冻之声。

    仅仅片刻之间,强悍无匹的冰冻之力,就将那江景玉极度自信的玄蝠脉灵,冻成了一只晶莹剔透的蝠形冰雕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被冻成冰雕的玄翼蝠王,自然是不可能再在空中停留了,哪怕是江景玉极力控制,也是极其快速地掉落到地上,摔成一地碎冰。

    如果云笑是用其他的一种方法,就算是击败了那玄翼蝠王,江景玉也能及时将之收回,避免自己损失一只威力强悍的脉灵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看着那摔成一地碎冰的玄翼蝠王,江景玉真是欲哭无泪,这可是他无往而不利的天阶高级脉灵啊。

    哪怕江景玉已经是半步圣阶的人类强者,想要将一只天阶高级的脉妖抹除灵智,再收为自己的脉灵,也是极难办到的。

    这只玄翼蝠王,还是江景玉求得冲霄宗内的一尊长老,这才将之擒住炼化,人情这种东西可不能轻易动用,未来也是要付出代价来归还的。

    所以玄翼蝠王的损失,对江景玉来说无比巨大,但他心中也清楚,摔成碎冰的玄翼蝠王,是不可能再回到自己的体内了,他的一腔怒火,全都转嫁到了云笑的身上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江景玉忽然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道强劲的破风之声,紧接着他就感应到一抹熟悉的气息,不由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在江景玉惊觉回头的那一刻,那些比他还要先看到某物的围观修者们,心头无疑是生出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人赫然是看到在江景玉的身后,竟然再次出现了一只玄翼蝠王,无论是形貌体积,甚至是从其上传出的气息,都和先前的玄翼蝠王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众人明明亲眼看到那玄翼蝠王被三足冰晶蟾冻成了一具冰雕,最终摔碎在了下方的实地之上,怎么可能又出现一只呢?

    “难道那江景玉,竟然炼化过两只玄翼蝠王脉灵?”

    一些修者一想就想得有些多了,而与此同时,转过头来的江景玉,也终于是看清楚了那玄翼蝠王的形貌,心头下意识地升腾起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“玄翼,你没有死?!”

    由于玄翼蝠王对江景玉的重要性,这一刻他赫然是没有想到其他,一道激动的声音从其口中发出,让得那些旁观修者们再无怀疑。

    只是无论是江景玉,还是那些原本就在冲霄梯空间内的围观修者们,尽都不知道事实的真相,但这并不包括某些人。

    “嘿,江景玉那家伙要倒霉了!”

    灵丸看着那惊喜满脸的江景玉,不由发出一道幸灾乐祸的轻笑声,不过声音压得极低,似乎是生怕被那个可恶的家伙听到一般。

    听得灵丸这话,诸如柳寒衣许红妆等女都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,因为她们已经不止一次见过云笑的这门手段。

    可以说在那玄翼蝠王出现的一瞬间,灵丸他们就想到了一些东西,那种最为迷惑人的手段,曾经帮助云笑多次建功,甚至是击杀过比其修为强悍许多的超级强者。

    此刻的江景玉,自然也不会例外,要是其继续被那玄翼蝠王迷惑,等待着他的,将是当初路天闰那般的凄惨下场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结果,灵丸等人不由生出一抹深深的期待,毕竟他们对那个冲霄宗的天才,肯定也是没有丝毫好感的。

    “不!不对!这不是玄翼蝠王!”

    在灵丸等人饱含期待之时,那冲霄宗天才江景玉,总算还保留得有几分理智,又或许是他和真正的玄翼蝠王之间,有着一种特殊的感应,这才能及时发现其中的猫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时候才发现事实真相的江景玉,无疑有些太晚了,在他下意识要闪身而避的时候,那玄翼蝠王已是倏然变化,化为了一柄略有些眼熟的古怪木剑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一刻云笑乃是施展了御龙剑的第二式幻形,那种可以幻化为任何东西的特殊手段,乃是御龙九剑之中最具迷惑性的一招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御龙剑何等锋锐,又是在江景玉刚刚反应过来的这一刻,所有人只听得一道轻响声传出,紧接着一抹血光,已是洒向长空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江景玉这个冲霄宗的天才,反应还是相当快的,原本御龙剑刺向的是其咽喉要害,但在他身形强行一扭之际,最终只是刺入了他的左肩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下也够江景玉受的了,御龙剑何等锋锐,那可以称是上是沾之即伤,所以在血花飘散之时,他的左肩已经被御龙剑洞穿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感受着左肩之上传来的剧痛,江景玉猝不及防之下,也不由发出一道痛苦的惨叫之声,让得场中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,全然不敢相信此刻发生的一幕。

    刚刚众人还认为是那江景玉自己施展出了第二只玄翼蝠王脉灵,怎么转眼之间,那玄翼蝠王就化为一柄乌光木剑,将其左肩给生生洞穿了呢?

    “那玄翼蝠王,应该是云笑那柄木剑所化!”

    薛常则不愧为场中最为强悍的人物,反应也是最快,在这顷刻之间,他已经是将事实猜了个七七八八,待得他看到旁边陆燕机微微点头之际,心下再无怀疑。

    当此一刻,看到那江景玉的下场,陆燕机脑海之中,不由浮现出当初在炼云山发生的某一幕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云笑刚刚从炼宝殿内出来,不也正是用这迷惑人心的御龙剑,幻化为巫逐空的模样,最终将那金属性的圣品天灵给生生击杀了吗?

    此刻云笑明显是故伎重施,收到的效果虽然没有上一次好,但一个左肩已经被已然被洞穿的江景玉,恐怕再也在云笑的手中翻不起什么浪花了吧?

    “云笑,我要杀了你!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天空之上,勉强点中左肩上几处要穴,止住了那鲜血飙射场面的江景玉,发出一道厉声咆哮,只不过样的狠话,听在众人耳中,都只是脸现冷笑罢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刚才你这家伙处于全盛时期的时候,都不是云笑的对手,现在左肩重伤,又岂会再给云笑造成一丝半点的威胁?

    包括云笑自己,都被江景玉这不切实际的咆哮之声给逗乐了,而其眼眸深处,赫然是闪过一丝极致的杀意。

    云笑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,他前世和九重龙霄瓜葛甚深,没有想到在这冲霄梯空间之内,竟然就再次多了一个仇家。

    看这江景玉的心性,云笑相信就算是自己大发慈悲地饶其一命,恐怕冲霄宗也不可能放过自己,既然如此,那为何还要给自己留一个强大的敌人呢?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云笑当机立断,在心中这些念头转过之后,他已是身形掠出,在空中伸手一抄,将御龙剑的剑柄抄在手中。

    一道乌光,配合着云笑雷翼加持的速度,如同一枚乌灰色的流星一般,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江景玉袭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都是一瞬不瞬,等待着那个冲霄宗天才最终的结局。()

    。m.
香港挂牌全完整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