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章 引火自焚

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见床上装晕的那位对自己的行为还没反应后,风月白嘴角勾起一抹浅笑:“唉......这凤稚鸟虽香,可惜油腻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春藤!这只凤稚鸟赏你们吃了!”

    言罢,将一整只的凤稚鸟直接丢到出去。

    “谢殿下赏赐。”说话声破风声同时响起,让小狐儿垂涎不已的烤凤稚就这么......飞了。

    “唉......这道鹿排也腻了些,夏草,你拿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殿下赏赐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道兔肉,宫中怎会做这等低级食材?苏忍,接好了......”

    一道道美食从自己头顶飞掠而过,那阵阵肉香都快把小狐儿折磨疯了。

    更为可气的是,那混蛋每丢出一道菜还念叨这菜哪哪不好,这让躺在床上一直装晕的小狐儿再也忍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风月白算你狠!”

    小狐儿一骨碌爬起,也顾不上什么矜持不矜持,直接跳下床榻坐到风月白对面,同时,将桌子上仅存那几样饭食一股脑全挪到自己这边,开始大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忍得住呢!”风月白笑的异常邪魅。

    可惜他那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在配以这副笑容,怎么看都像调戏良家女的登徒子。

    “忍?我为什么要忍?我不是你的女人吗?怎么饿了还不给吃饭吗!”小狐儿恶狠狠咬了一口点心,又吞了一大口清粥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大猪蹄子把一桌好菜全赏给下人了,留给自己的仅有一瓮不知什么食材熬制的清粥,还有两碟素菜,一盘点心,那些让她直流口水的肉菜居然一道也没剩,这个混蛋简直太可恨了!

    “不错,你总算有了点儿做女人的觉悟了。”风月白笑盈盈看着狼吞虎咽的小狐儿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!”

    “来吧,求之不得。”风月白说着,竟张开双手做了个迎着姿势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小狐儿真想现在扑过去,可待瞧见他衣衫不整的得意模样,那张小脸立马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无耻。”

    “喂,到底是咱俩谁无耻?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自己投怀送抱,又迫不及待地将我衣服扯开,怎么到说起我无耻来!”风月白笑的愈发无赖起来。

    小狐儿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就知道,论颠倒黑白的本事,自己怎会是这无赖对手?这不刚刚交锋自己就败的一塌糊涂......

    哎?我怎么这么笨!

    明知这家伙的短板儿在哪自己同他斗什么嘴啊,这不自己找虐呢嘛......

    正在吃点心的小狐儿眼眸忽然一亮,紧接着,整个眼神忽然妩媚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呢,雪儿可是殿下的女人呢,自然要学着伺候殿下呢。”

    小狐儿说着,将自己的椅子挪到风月白旁边,同时身体斜斜倚靠过去,雪白手指拈起一枚点心,风情万种地送向风月白口中:“殿下,来,雪儿伺候您用膳......”

    风月白眼神有些迷离,嘴巴情不自禁张开......

    “乖啦......来,雪儿再喂您一口粥......”

    小狐儿满脸温柔,那双灵动的眸子妩媚又多情,将风月白身上的坚持一点点碾成飞灰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是在玩火吗?”风月白声音有些低哑。

    “殿下说笑呢,雪,又怎会怕火?”

    小狐儿妩媚一笑,那嫩白的指尖轻轻划过风月白的胸口,而后将他的衣襟向里拢了拢。

    明明冰凉的触感却仿若一条导火索,将风月白的**彻底点燃,他的双眸变得深沉而又危险,仿佛下一刻,就会将人吞噬进去。

    察觉到风月白那紧绷的有些颤抖的身体,小狐儿嘴角的笑意更浓:“殿下,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?雪儿帮你擦......”

    冰凉的小手刚刚触碰到对方的额头,就被一只大手强行捉住,紧接着,她的身子一轻直接落到了床上,还不待她反应过来时,一股令人窒息的温度迎面压来......

    唔唔......

    “风......唔唔......”

    小狐儿眼睛瞪的大大的,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自己的初吻......又被这家伙给夺走了......

    窗外梨花漫天飞舞,那些伺候在外面的人不知何时都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风......”

    “唔唔......”

    小狐儿将对方舌头都咬破了,可风月白只稍稍停顿一瞬。

    小狐儿想死的心都有,她用尽了力气想把这头野兽推开,奈何凡人的力气太渺小了,又如何推得动他这元神修士?

    疯了......这家伙真疯了......遭了,他该不会想......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撕拉声响起,小狐儿只觉身上一凉,紧接着,一个滚烫的胸口压了上来......

    我......擦......

    这家伙居然来真的!!

    小狐儿吓的手忙脚乱,不停收拢自己的衣服,奈何她无论怎么收拢,身上的衣物都越来越少......

    呀滴呸的......如今想躲过这一劫,也只有动那招了......

    小狐儿心头一横,元神体瞬间从这具身体里钻了出来,然而还不待她去这具身体彻底分离开,一双大手忽然抓来,将她的元神按了回去,同时,一道封印刹那成型,将她的元神彻底封禁在这具肉身中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......唔唔......”

    一记热吻将小狐儿下面的话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小狐儿这下傻了眼,之所以她敢如此挑逗风月白,就是因为自己有这一招杀手锏,哪成想人家一个封印术就绝了自己全部后路......

    然而更让她魂飞魄散的是,自己是亵裤也被风月白扯开!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身体某处撕裂疼痛,疼的小狐儿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脸上那冰凉泪水后,风月白终于从疯狂中清醒过来,可他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,只是动作轻缓许多。

    “雪儿......你是我的女人......你只能是我的女人......”

    一声声呢喃在小狐儿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......好痛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轻些......很快就好......”

    窗外落花满地,窗内春光旖旎。

    最初的疼痛过后,小狐儿羞耻的发现,自己竟然开始迷恋这种缠绵。

    然,她凡人的身体总归太弱,风月白纵是再冲动,还是顾及她的身体选择草草收场。

    甜香满室,小狐儿累的手臂都抬不起来,只得任由风月白拥着自己入眠。

    这一夜,二人睡的都很沉。

    沉眠中的小狐儿做了一个梦,梦里她是一只快乐的九尾狐,有着幸福的家园,有着自己的亲人,还有一个宠她爱她的夫君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”,聊人生,寻知己~
香港挂牌全完整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