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小说网 > 奇幻仙侠 > 挣宠II

第一百四十章 听着承受着!

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江非风轻云淡的每句话,都如利刃一般狠狠劈在叶枫眠的心口。

    灼热的爱意,这一刻像化成了腐蚀血肉的硫酸,光鲜的外表之下,已成一团狼藉。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你之前是在骗我....”叶枫眠耗尽全部力气才挤出一丝定力,他看着江非,一本正经道,“一定是傅勋威胁你来找我说这些话,我会去找傅勋,我要当面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别自作多情。”江非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,“我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?你去找傅勋会害得我连留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了的,叶枫眠你能替我着想一下吗,你家大业大什么都玩得起,但我不一样啊,我能碰到个肯养着我的有权有势的人真的很不容易.....诶也真是,早知道你这么烦人,当初我就不会心血来潮的跟你搞暧昧,”

    “小非你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丑话说在前面。”江非冷冷道,“你要是敢去傅勋那里闹,害得我最后人财两空,我....我就去网上造你的谣,说你始乱终弃,私生活混乱还不知廉耻的介入他人的感情生活。”

    叶枫眠看着眼前陌生无比的江非,愣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行了,该说的我都说了。”江非从餐桌前缓缓站起,“本来也不想说的这么难听的,是你非要脑补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不过也无所谓了,反正以后也见不了什么面了,嗯,就这样,再见...”

    江非转身离席,嘴里嘀咕着道,“傅勋还在等我,我得快点回去,可不能让他知道我来见旧情人了...”

    叶枫眠的脸色又惨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江非离开了包厢,出门后转身关门时,江非看了叶枫眠一眼,就见叶枫眠垂着头,一动不动的坐在椅上,整个人如被剥了魂一样....

    江非默默关上门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叶枫眠后知后觉的追出餐厅时,江非已经坐着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里,叶枫眠开始疯狂寻找江非,甚至还请了私家侦探调查江非的下落,傅勋也很快就发现了叶枫眠对江非的追查,也知道叶枫眠对江非还未完全死心。

    那日江非约见叶枫眠所说的一切,傅勋都是知道的,因为在那过程中,江非反卡在桌上的手机,一直保持着和傅勋的通话状态。

    而江非对叶枫眠说的那些话,也都是傅勋给的主意。

    傅勋告诉江非关于叶枫眠正在外面疯狂寻找他一事,江非并没有什么反应,只淡淡道了句,“这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傅勋让江非再给叶枫眠一记狠刀,叶枫眠一日不死心,他便一日不会打消除掉叶枫眠的念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这天晚上,叶枫眠接到了小夏的电话,小夏告诉叶枫眠,他开车路过一酒店门口时,看到江非进了那会所门。

    叶枫眠听完小夏说的,当即拿起车钥匙出门,他现在只想找到江非,告诉他自己愿意陪他度过一切困境的决心....

    到了酒店,叶枫眠花了点钱,从一服务员口中获知了江非所在的套房。

    站在房门前准备摁门铃时,叶枫眠忽然发现包厢门竟是虚掩着的,他微微皱眉,最后还是选择先摁门铃,然而连续多次后,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隐约间,叶枫眠听到一丝熟悉,断断续续的声音从门缝间传出,那像是....江非的声音。

    叶枫眠皱眉,纠结数秒后抬手缓缓推开了房门,并轻声唤道,“小非,你在吗...”

    进门后,那原本模糊不清的声音骤然清晰起来,从不远处的帘布后面悠悠传来。

    “傅哥...轻..轻点...嗯啊..”

    “嗯...好..好舒服...”

    “*****”

    破碎暧昧的气音,伴随着另一个男人的粗喘,还有那因过于激烈的撞击而发出的**,一切的一切,如铺天盖地的寒气朝着叶枫眠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叶枫眠呼吸困难,表情如要分崩,脚底更似生根一般无法再向前或向后移动一步,江非那放肆且仿佛充满享受的声音,如无数把锋刀,豁然一下切断了叶枫眠的所有感知神经。

    叶枫眠大脑一片空白,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如具行尸一般缓缓转过身,面如死灰的的,机械的朝门口缓缓走去。

    傅勋听到了关门声,知道叶枫眠离开了,但依旧没有停止,江非那为作戏喊出的两三句话,刺激着他**沸腾,一时之恨不得把江非揉进身体里。

    结束之后,傅勋不肯立刻退出,趴在江非身上酣畅的低喘着。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在叶枫眠眼里,你就是个婊.子了...”傅勋阴笑着道,“而且还是最下贱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江非没有说话,他半睁双眼,目光虚弱而又呆滞的看着天花板,仿佛意识和肉体分离在了两个空间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就老老实实的伺候我,连你那些朋友都不准联系,否则我让他们也像现在的叶枫眠一样厌恶你...”傅勋意犹未尽的亲吻着江非的脖颈,含糊道,“以后你只能依靠我,把我讨的开心了,你才能有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江非缓缓闭上双眼,用黑暗隔离一切....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江非大病了一场,先是在医院里躺了一周,而后又足不出户的在公寓里躺了很久。

    傅勋雇了保姆照顾江非的日常起居,江非病的这段时间,他也克制着情绪和生理欲望,虽然频繁来公寓,但晚上也就抱着江非,里里外外摸几遍沾点手上的便宜,也没做什么过限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傅勋心里明白,江非这场病是因为叶枫眠,他几次想就此奚落江非几句,发泄一下心里的不痛快,但看江非那病怏怏的模样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江非痊愈之后,傅勋辞掉了照顾江非的保姆,并开始给江非定规矩。

    江非也真成了傅勋希望的那样,身上的锐气被磨的丝毫不剩,也不再会对外界抱有任何温暖的期待,无论傅勋说什么做什么,他都默默听着,承受着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第一部(完)------------
香港挂牌全完整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