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不显山不露水占据你的心(2)

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时间如窗间过马,稍纵即逝,转眼间就从令人神清气爽的一片盎然春色中到了火云如烧的夏天。

    南京的夏天很热,尤其是正中午的时候,太阳就像个大火炉一样火辣辣地烤着,纪意浓和徐京墨顶着太阳一路跑向了唐城停在考场外围的玛莎拉蒂。

    一上车,徐京墨就噼里啪啦的说开了,当场就跟唐城和纪意浓吹起了牛,“就今年的考试卷子,我看我都能上军校了。”

    纪意浓嘿嘿地笑,“那感情好啊,徐伯伯估计得偷着乐了。”然后一本正经的在那儿学起了徐正威平时教训徐京墨的神情。

    别说,学的还挺惟妙惟肖,把唐城和徐京墨都给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我窜个局,庆祝你们终于结束了高中生涯,浓浓,你觉得怎么样?”一直没说话的唐城,一边开车还时不时的转过头来看纪意浓几眼。

    徐京墨一听立马就说好,倒是纪意浓没接话,沉墨了几秒后,“小城哥,我倒是想去啊,可是我爸你又不是不知道他,这段时间管我管的挺严的,我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还说让我今天考完试直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纪川现在管纪意浓管的严,还不是得怪在徐京墨头上。

    上次纪意浓喝的烂醉如泥半夜回来的事最后还是被纪川知道了,这事就得怨徐京墨嘴欠,过几天找纪意浓出去玩儿的时候不小心说滤嘴了,正好被纪川给听见了,害的纪意浓在高考以前的这几个月里被纪川严令禁止不许出门玩儿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的时候,还特地给纪意浓叮嘱了考完试后必须回家,不准在外面疯玩。

    这让纪意浓郁闷的不行,她感觉她在这样闷在家里她都得发闷了。

    唐城很是失望地开口,“浓浓,今儿个我可是特地翘班陪你考试,再说你都几个月没和我好好聚聚了,你忍心啊?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忍心啊,可是没办法啊!家里那位她惹不起啊!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先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唐城瞧见她委屈可怜巴巴的样子,也没有在多说什么,反正来日方长,他和她之间有的是时间!

    等到了前面的交叉路口,本来直线行驶的车子左转弯后向军区大院驶去。

    唐城将纪意浓送到家门口的时候,纪意浓邀请他和徐京墨进屋坐坐,但是一想到今天纪川可能在家,徐京墨想也没想直接一遛烟儿就往他家的方向跑,唐城也没进去,那可是妥妥的活阎王,他也不敢进去招惹,和纪意浓道别后索性就去公司了。

    其实今天纪川真没在家,纪意浓回去后在客厅看见没人,又去书房看了下也不在,突然才想起今天早上纪川说等沈静好参加完一个综艺节目以后,就带着她去部队医院做个体检来着,这几天沈静好总感觉胸口有点闷,纪川不放心,非得带她去部队医院检查,纪意浓琢磨着纪川可能还要和沈静好出去吃个饭什么的,估计回来的会比较晚。

    她后悔自己怎么就忘记这茬了,不然就可以晚点儿回来了,反正纪川也不会发现。

    纪意浓拿出手机准备给唐城打个电话来着,但想着还是算了,唐城这时候都去公司了,她在约他也不太好,今天就在家打发下时间得了,反正她高考完了,以后纪川应该也不会在管她这么严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纪意浓又想起了沈容,自从几个月前他回美国后,这期间也没有回来过,虽然纪意浓经常在和他通电话,有时也会视频,但总感觉沈容很忙,而且每次视频的时候她总感觉沈容看她的眼神都和以前不一样了,她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,反正和以往有些差别,并且每次说不到几句话就匆匆的挂了电话,说有空在聊。

    想着沈容在家时对她的些好,她突然有点想沈容了,将正在打的游戏给退出去了,然后拨出了个号码,但立马回过神来了,这时候美国那边应该是凌晨,沈容应该还在睡吧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通越洋电话刚刚响铃了几声后,电话那头就接通了,传来了沈容低沉地声音,明显听的出来沈容的声音略有些疲惫,“喂,浓浓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怎么了沈容哥,我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?”

    纪意浓和他打电话的时候,声音总是带着少女撒娇地那种娇憨,沈容看着眼前还没有修改完的一些文件,突然就没了再继续地心思,现在他只想和他心心念念地小姑娘好好的说话,“怎么会,我很开心,对了浓浓,考试完以后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几天是纪意浓高考的日子,他一直记在心里,本来还打算着明天给她打个电话问问,没想到她倒是先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纪意浓自信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,“当然还可以啊,今年的卷子是真的很简单,连京墨都会做了,反正我也只想上艺术学院,分数怎么都应该是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容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,我好想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纪意浓在电话里絮絮叨叨地说着,沈容都很认真地听着她所说的每一个字,他都能想象到纪意浓说这些话的神情。

    真是想早点见到她!

    “浓浓,你要不要过几天了等成绩下来后把志愿填好了,到美国来玩?”沈容带着诱惑的语气询问着纪意浓。

    “好啊”纪意浓立马就答应了,顿了顿又说,“沈容哥,可是你这么忙,我过来了你也没时间陪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怎么忙还不是得抽空陪我的小祖宗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只要是你,我甘之如饴。”沈容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纪意浓乐呵呵地笑,拉长了声音开口,“就这么说定了,过几天了我过来你得陪我去好莱坞大剧院,去尼亚加拉瀑布,去科罗拉多大峡谷,到时候可不许嫌我烦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都依你。”沈容宠溺的开口,纪意浓是没在他眼前的,要不然一定可以看见他眼里的柔情。

    俩人又继续扯了些有的没的,纪意浓想着沈容那边还是凌晨,就赶紧把电话给挂了,让沈容快去休息。

    这么多地方纪意浓都跑完估摸着怎么着也得要个十天半个月的时间,沈容望着桌子上的那堆未处理完的文件,放下手机,拿起其中的一份文件认真的翻阅着。
香港挂牌全完整篇